泡咖AI元宇宙,更早一步看见未来! (Paoka.com)

百亿美元投资元宇宙,扎克伯格特意让Horizon Worlds“看起来很蠢?

赵昊 · 2022年08月21日

财联社8月20日讯(编辑 赵昊)近日,扎克伯格在社交媒体上宣布,Meta公司旗下的VR平台“Horizon Worlds”正式在法国和西班牙上线。

在宣布这个消息时,扎克伯格还附上了一张图片:虚拟形象的他在简陋的埃菲尔铁塔和圣家族大教堂建模前自拍。(埃菲尔铁塔和圣家族大教堂分别是法国巴黎和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地标性建筑)

结果可想而知,这张照片受到了众多科技行业媒体和从业人员的嘲讽。有人评论道,“2021年,Facebook在元宇宙项目上花费了100亿美元,但是这些图像看起来却像是1997年开发的电脑游戏。”

有游戏媒体认为,扎克伯格展示的内容很无聊、单调、普通,而且非常的糟糕,远不如任天堂和索尼的游戏,“如果虚拟未来真的像他的自拍一样, 那么我们都完蛋了。”

一家科技媒体的撰稿人问道,“难道他没有美术指导吗?为什么连灯光效果都没有?”还有人表示,“真的很想知道扎克伯格自己有没有意识到他的元宇宙看起来很糟糕。”

“奇丑”效果图可能是刻意为之?

不过有科技媒体分析,扎克伯格是特意让Horizon Worlds“看起来很蠢”,并不是美术不达标。

有媒体指出,流畅的VR需要极高的分辨率和帧率,鉴于Meta公司的头显价格仅400美元,很难实现与现代游戏相似的效果,“用外行的话来说,你不能把PS5戴在脸上。”

另外,虽然Roblox平台只有那种“笨拙”的图形,依旧可以吸引到5000万日活跃用户。这意味着如果在其他方面上用户体验是爆炸性的,那么视觉上的怪异可能会被忽略。

除此以外,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数字文化的研究员Diami Virgilio写道,Horizon Worlds看起来不太发达还有其他两个原因:一、简单的图像对于一些晕VR的用户更为友好;二、似乎更能吸引一些不怎么用其他社交应用的用户。

Diami Virgilio还强调,Horizon Worlds只是Meta公司第一个产品,仅具有战略意义,并不是公司VR计划的最终目标,“为了未来的利润,Meta可以通过它来收集用户最感兴趣的内容,培养一批共同建设者和忠实的传播者。”

昨日,扎克伯格又发文表示,“即将对Horizon和头像图形进行重大更新。”新的两张配图分别是一张他的虚拟形象大头图,以及一张明显更精细的场景图。

有媒体分析称,之前“奇丑”的效果图虽然看起来很诡异,但正因为如此科技媒体才会大肆转发,间接起到帮忙宣传的目的。

来源:财联社

元宇宙宣言

还差几十年

荒凉的蓝天绿地里,伫立着简陋的巴黎埃菲尔铁塔和西班牙圣家堂,扎克伯格的虚拟化身(avatar)肢体僵硬,面露若有似无的微笑。

这张拍摄于 VR 社交平台 Horizon Worlds 的照片,是为了庆祝 Horizon Worlds 在法国和西班牙推出。

事不遂人愿,扎克伯格或许没想到,一张随手发布的自拍照,引来了一阵群嘲。

扎克伯格的自拍,有多糟糕?

Twitter 上有不少梗图拿出古董级游戏,对这张 2022 年「元宇宙」自拍冷嘲热讽。

它看起来像来自 1997 年的电脑游戏、十年前的蜡笔画、2007 年的《第二人生》,甚至比不过 PlayStation One 的《天线宝宝》。

还有人拿 Horizon Worlds 和《堡垒之夜》比较。在《堡垒之夜》和《龙珠Z》的联动里,孙悟空可以在游戏里端起霰弹枪,精细的画面和放飞的想象力,似乎更贴近所谓的元宇宙。

《第二人生》官方也没有错过这个良机,它鼓励玩家们分享在游戏里与埃菲尔铁塔的合影,最好让对比再强烈一些。

扎克伯格的元宇宙不是第一次被吐槽。

7 月底,在他与天文学家 Neil deGrasse Tyson 对谈韦伯望远镜的第一张图像时,观众被他们的「手」吸引了目光——碰拳的两人尴尬地将手悬停在半空中。

对于铺天盖地的讽刺和批评,扎克伯格当然不是无知无觉。

他在 Instagram 和 Facebook 回应道,在埃菲尔铁塔前的自拍「非常基本」,Horizon Worlds 即将进行重大的图形更新,更多细节会在不久之后的 Connect 会议上分享。

扎克伯格还配了两张示意图,一个是更栩栩如生的「自己」,另一个是更写实的广场,试图重新唤起公众的信心:

「Horizon 中的图形功能远不止这些,即使在头显上也是如此,而且 Horizon 的改进非常迅速。」

此次群嘲,不仅在于画面太过粗糙,还在于投入产出比。仅 2021 年,Meta 就为元宇宙投入了 100 亿美元,为什么效果只是这样?

VR 在图形方面通常落后于主机和 PC 游戏。直接通过截图比较高低,其实对 VR 游戏并不公平。

比起 2D 游戏,VR 对图形的要求更高。

计算机科学家 Joseph Reinemann 指出,VR 游戏需要以至少两倍于标准显示器的分辨率运行,同时还要从两个不同的视角保持 90fps的帧率,这基本上要求 VR 游戏保持 180fps 的最低帧率,相当于普通 PC 游戏工作量的 12 倍。

所以,当开发人员希望在各种性能的 GPU 上流畅运行 VR 游戏,往往会选择简单的风格化图形。

Horizon Worlds 看起来不怎么样,还和 Meta VR 头显 Quest 2 的高性价比定位有关。扎克伯格曾对股东说:「我们希望让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硬件,并确保数字经济增长。」

明确了定位,也就有得必有失。一位 Hacker News 评论者认为,Quest 2 的处理能力,对于视觉更复杂的产品来说还不够强大:

「照明、纹理、透明度和许多让现代游戏看起来不错的效果,目前无法以流畅的 VR 游戏所需的分辨率和帧速率,在 400 美元的头显上完成。」

再加上多人实时在线等原因,留给画面表现的性能空间十分有限。

Horizon Worlds 的定位,事实上和头显 Quest 2 有些相似,即「可访问性」。

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生 Diami Virgilio 指出,Horizon Worlds 远非 Meta 对 VR 的最终愿景,它仅仅是用来试水的第一个产品,了解用户最感兴趣的内容,培养一批建设者和影响者。

对于可能在 VR 中迷失的新用户来说,保持简单是有益的。

所以,这张粗糙而简单的自拍,未必不是扎克伯格自己选择的结果。

VR 世界的「外貌」,还是很重要的

然而,如果框定在 VR 领域,Horizon Worlds 也并不被看好。

Forbes 记者 Paul Tassi 对此直言不讳:

「Horizon Worlds 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 VR 产品之一,不如 VR Chat,或 Twitch 和 YouTube 上蓬勃发展的 V-Tuber。」

同为 VR 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 的美观确实不如 VR Chat。

VR Chat.

仅从虚拟化身来说,VR Chat 的软件开发工具包可供玩家使用,二次元们熟知的 MMD 模型能够直接转换成 VRChat 的角色,并支持「声音对嘴、动态骨骼、眨眼和动作」。

而 Horizon Worlds 看起来就单调很多,虚拟化身定制化程度不高,没有下半身,构建物体的创意工具也只提供立方体、球体等基本形状,这使得性能要求更低,也使整个虚拟世界看起来像一个开发不行的 PS2 游戏。

为了建设更好的元宇宙而改进图形的,还有「元宇宙概念股」Roblox。

上个月,Roblox 宣布更新低分辨率图形。

和 Meta 相似,Roblox 非常注重游戏的可访问性,他们近一半的用户年龄在 13 岁以下,这部分用户更可能使用功能不如 PC 和 Xbox 的智能手机或平板。

所以你在游戏里见到的,主要是块状、卡通化的虚拟化身,以及简单的环境和虚拟资产。

但他们仍然决定,在图形保真度方面下功夫。

在使用 Roblox 的引擎创建游戏世界时,玩家可以选择木材、砖块、玻璃和金属等材料,或者由其他创作者开发的定制材料。

现在,这些材料不仅将看起来更真实,还能反映现实世界的行为和物理属性,比如丢在火焰中的木头会燃烧,汽车轮胎可能会卡在泥浆里。

Roblox 产品负责人 Josh Anon 表示,Roblox 从一开始就渴望通过其游戏引擎「复制现实世界」,但距离实现完全沉浸式的、3D 版本的互联网,还有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

因此,在这个阶段,更新材料是游戏效果和可访问性的折中方式。Roblox 的后端技术和云资源控制了文件大小和内存带宽,使用新材料不会导致设备崩溃。

在去年 12 月 Horizon Worlds 刚开放时,一位 Reddit 用户指出:

「VR 应该连接人们,VR 是最好的社交体验,扎克伯格在这个关键点上是对的。但我对 Horizon Worlds 本身感到非常失望。我认为也许杀手级 VR 应用的吸引力在于,视觉效果必须很有趣。它们不必是现实的,但它们必须保持用户的兴趣。」

也就是说,与其他视频游戏或移动应用程序相比,VR 必须具有视觉上的趣味性,让玩家真的想待在那里。但 Horizon Worlds 在让操作更简单的同时,失去了它的吸引力。

烧不动钱的 Meta,离元宇宙还远

这次自拍照引起的风波,看似是随机事件,其实反映了 Facebook 押注元宇宙的风险。

据市场研究公司 IDC,目前 Meta 拥有 90% 的 VR 头显市场。但 IDC 最近发布的一份预测显示,如果 Meta 战略保持不变,从长远来看,它可能无法在混合现实业务中竞争。

IDC 研究经理 Jitesh Ubrani 表示,以牺牲盈利能力为代价、推广低成本硬件的战略是不可持续的。

或许意识到「亏本卖硬件赚人头和服务」行不通了,从 8 月开始,Quest 2 涨价 100 美元,128GB 型号的价格为 399.99 美元,256GB 型号的价格为 499.99 美元。

Meta 对外的说法是:「我们产品的制造和运输成本一直在上升。通过调整 Quest 2 的价格,我们可以继续增加对开创性研究和新产品开发的投资,将 VR 行业推向新的高度。」

Meta 的危机不止于此。

首先,由于 Facebook 的用户数量减少,以及投资者对其重金投入元宇宙的疑虑,Meta 股票今年已经贬值一半。

其次,Horizon Worlds 的访问者或用户,只有 30 万到 50 万。相比之下,Roblox 每天有超过 5000 万活跃玩家,与 Epic Games《堡垒之夜》、微软《我的世界》同被视作未来元宇宙市场可能的领导者。

再者,便是钱的问题了。今年 5 月,路透社报道,Meta 的硬件部门 Reality Labs 在过去两个季度亏损了 62 亿美元,正在缩减开支,这意味着「该部门将无法负担一些项目,而其他项目将不得不推迟」。

扎克伯格眼中的元宇宙到底长什么样?在 Facebook Connect 2021 大会,扎克伯格从社交、娱乐、游戏、健身、工作等多个方面带来了对元宇宙的美好想象。

而几位 Facebook 员工在今年 4 月接受 Insider 采访时表示,扎克伯格对虚拟世界以外的其他东西都不感兴趣,但公司缺乏连贯的战略。

其中一位离职的员工指出:

「对于所有的元宇宙宣言,到目前为止,花这么多钱没有证明什么,仍然没有太多可以触摸或查看的东西,更不用说使用了。」

扎克伯格自己也在今年早些时候坦言,Meta 的元宇宙项目将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耗费大量资金。许多让用户沉浸在虚拟世界的「实体互联网」产品,不太可能在 10 到 15 年内可行。

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常常被视作元宇宙的愿景。现在期待《头号玩家》并不现实,但比起在元宇宙自拍,可能还是《堡垒之夜》这样的游戏更好玩。至少,大多数普通玩家的一个需求是,在虚拟世界体验到有趣的东西。

相关标签:Horizon Worlds扎克伯格
评论
暂无任何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