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咖元宇宙:上泡咖,玩懂元宇宙! (Paoka.com)

评分只有2.3,但百度为何坚持在希壤里开10万人大会?

IT时报 · 2022年01月11日

12月27日,百度Create 2021(百度AI开发者大会)在“希壤”App召开。希壤是百度发布的国内首个元宇宙产品,百度表示,发布会当天可同时容纳10万观众同屏互动。不得不说,百度此举勇气可嘉,上线一个多月的希壤,和元宇宙相去甚远,无论画质、人物还是操作体验,都谈不上尽如人意。

但仅以希壤的“成色”来评判百度在元宇宙时代的地位,又显然是不客观的。回顾百度最近10年的发展历程,尽管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第一波“船票”,但李彦宏在更多地方展现出的依然是前瞻性,比如框计算,比如All In AI。

敢在App Store中评分只有2.3的“希壤”里开10万人大会,百度或许呈现的是一种姿态,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孤勇,正如当初一头扎进AI里。亦或者,百度是要以此定义一个时代的起始点,李彦宏在此次大会演讲中表示,“一个人机共生的时代正在到来,创造者们将迎来中国人工智能黄金10年”。假如此言成真,或许10年后会有人说,改变人工智能历史的10年,从一次充满Bug的希壤大会开始。

“理想美好,现实骨感”的希壤

不得不说,希壤的体验,真是“一言难尽”。难怪元宇宙概念一出来,都是游戏开放商在欢呼雀跃,打造一个美轮美奂、操作人性化、交互顺畅的虚拟世界,的确是游戏公司的长项。但百度知难而上,也未尝没有底气。

 

底气是“百度大脑”。作为百度AI技术积累和产业实践的集大成者,百度电脑包括飞桨深度学习平台、昆仑芯片以及语音、视觉、知识图谱、自然语言处理等核心AI技术和平台,拥有近1400项AI开放能力,日调用量突破1万亿次。

李彦宏将百度大脑定义为“AI工具箱”和社会、产业智能化转型的技术“大底座”,其核心要义很容易理解:AI的技术越来越复杂,但AI的技术开发和应用越来越容易,通过打造AI生产平台,真正释放AI的生产力,“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

站在“百度大脑”的角度来看希壤,它更像是百度的示范园和开发者的试验田。百度既可以将自己的AI底层技术应用化后,呈现给使用者,也可以让这里成为开发者们的社交场所,毕竟在第一个提出“元宇宙”概念的科幻小说《雪崩》中,Metaverse(元宇宙)原本也只是极客们自己开发着玩的虚拟世界。但希壤更应该成为开发者们想象力落地的空间,当一个虚拟世界越来越像真实世界,那每一个在希壤里的试验,都可能成为改变线下生活的一次演练。

 

当然,对于当前的希壤而言,这些都只是看起来美好的愿景,至少在产品形态上,它远不能承接起打造一个“元宇宙平台”这样的宏伟目标,百度到游戏公司挖挖墙脚还是很有必要的。

用AI仰望星辰大海

抛开还处于概念阶段的希壤,百度在此次AI开发者大会上透露出的几点信息非常关键。

一是百度飞桨平台的日益成熟。此前,李彦宏在多个场合都介绍过飞桨,这是中国第一个自主研发、功能丰富、开源开放的产业级深度学习平台,集核心框架、模型库、开发套件和工具组件为一体,下接芯片,上承应用,相当于“智能时代的操作系统”。

这样一个工具性生产力平台对于传统产业AI化的推动作用不言而喻。

据百度首席技术官王海峰介绍,飞桨在业内率先实现了“动静统一”的核心框架,兼顾科研开发的灵活和产业开发的高效,可以支持开发者自行便捷、高效地开发深度学习模型。尤其在科学计算API方面,百度飞桨支持量子计算、生命科学、计算流体力学、分子动力学等应用。

事实上,AI赋能这些对算力有极高要求的基础科学领域,更值得关注。以往只有少数科研机构有能力进行科研课题,但即便这些机构,也面临跨界人才匮乏的困境,既懂专业又懂AI,还能耐得住寂寞的科研人才,凤毛麟角。但在飞桨平台上,只要拥有一些最基本的电脑操作基础,有一定的文字理解能力,哪怕对算法一无所知,也能通过飞桨来设计和生成AI模型。

比如,百度的生态公司百图生科,利用自己构建的生物计算平台和大规模预训练模型,大大减少了典型蛋白质结构预测时间,从当前业内标杆的30分钟缩短到5分钟以内,通过大模型,可以缩短新药研发的周期、降低研发成本、提高靶点发现准确性和效率。

比如百度布局量子算法、量子人工智能、量子架构等研究方向,打造了百度量子平台。这是国内首个提供从应用到量子处理器一站式服务的量子计算云平台,降低量子计算学习与应用的门槛,推动量子计算在化学、金融、材料等领域的应用。

和AI为传统产业赋能相比,百度大脑在基础研究领域的布局,展现的是一家技术公司先天基因中对星辰大海的向往。

本届Create 2021上,李彦宏与天体化学与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自远的一番对话,某种程度上,是和同为山西阳泉老乡的刘慈欣仰望了同一片星空,“人类究竟是不是这个宇宙当中的唯一,是人类对于自身意义感和归属感的终极探索,人类努力举起文明的火把,通过自己打造的科学技术能力,冲向浩瀚的宇宙,最终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在这个宇宙间不再孤独。”

之前,百度和中国探月航天工程达成战略合作,百度的AI技术将运用在月球探测、行星探测等中国深空探测领域。李彦宏表示,人工智能的感知和控制能力在深空探索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可帮助深空探索的机器人自主学习外界环境,并自主作出决策判断。

智能交通的“野望”

百度在此次大会上透露出的另一个重要信息,是其在智能交通领域的“野望”。

一向被称为“国内自动驾驶黄埔军校”的百度,终于在2021年进入实质造车环节,3月2日,百度和吉利的合资公司集度正式成立,开始独立造车。李彦宏将未来无人驾驶的汽车成为“汽车机器人”,据他透露,集度的汽车机器人目前已经进入simu car(软件集成模拟样车)的智能驾驶和智能座舱开发阶段,预计2022年上半年将公布首款概念车,并在2023年量产交付首款汽车机器人。

在李彦宏的定义中,汽车机器人拥有L4级别的自动驾驶能力,可以“自由移动”;可以对人车交互及语音语义做精准识别,车与人能“自然交流”;可以自我学习和迭代,能够“自我成长”。

从《IT时报》记者在上海Apollo Park体验的百度旗下自动驾驶平台“萝卜快跑”来看,无人驾驶状态下,百度的ROTOTAXI可以自行转弯、刹车、避让,而且车的成本不断下降。据李彦宏透露,过去的一个季度,“萝卜快跑”提供了11.5万次服务,这让萝卜快跑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提供商,2025年百度有望将服务扩展到65个城市,到2030年扩展到100个城市。较此前百度宣布三年内扩充到30个城市的目标,这是一个几近翻倍的增幅。

对未来充满乐观,是李彦宏此次演讲给人最大的感受。除了对“萝卜快跑”开城的提速,李彦宏判断,5年之内中国的一线城市将不再需要限购和限行;10年之内,基本上拥堵问题就可以解决。

这个预言基于目前百度在智能交通领域的探索。所谓智能交通,是指从自动驾驶出发,将人工智能、5G通信、云计算等技术深度融合到交通领域,通过“聪明的车”和“智慧的路”解决交通难题。

目前,百度在国内几个城市都已有落地实践。比如百度部署在亦庄全域300多个路口的AIR智能道路系统,拥有和百度Apollo技术同源的感知、决策与控制能力。摄像头、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让智能道路系统可以“眼观六路”;而昆仑芯片、Apollo、飞桨深度学习平台加持的路端边缘计算平台,则是智能道路系统的“大脑”,它可以不断自学习,持续演进;比如河北保定核心区过去两年年均机动车增长7%,拥堵指数却通过部分路段信控优化下降了6%;广州黄埔区,每辆车遇到红灯的平均次数,从三四次下降为1次左右。百度通过结合图神经网络的仿真发现,假如一个城市全部路口都实现了智能化和城市级的区域信控优化,能够提升15%-30%通行效率。

只是交通拥堵问题,往往并不仅仅是技术问题,城市之所以被称为有机体,是因为有其自行发展和非客观因素的影响,而相较“聪明的车”,“智慧的路”所涉及的行业更加繁复而多元,属于非纯技术能改变的领域。李彦宏的乐观,可以看作是一名工程师的美好愿景,但能否实现,决定权并不一定在百度手里。

但无论如何,对于始终坚持“以科技改变世界”“让复杂世界变得更简单”的百度,在AI上的投入和坚决,值得期待。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百度总营收319亿元,研发费用支出62亿元,同比增长35%,研发成本占比19.43%。如此高的研发投入占比,可并肩的只有华为,2021年华为总营收6340亿元,其中研发经费为1240亿元的研发经费,占比19.56%。

作者:郝俊慧 来源:IT时报

评论
暂无任何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