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咖元宇宙:上泡咖,玩懂元宇宙! (Paoka.com)

希壤自毁“国产元宇宙”长城?

银杏科技 · 2022年01月10日

在“希壤”正式发布的前两周,#百度将发布元宇宙产品希壤#就喜提热搜。

百度当时夸下海口,将打造一个跨越虚拟与现实、永久续存的多人互动空间。

回溯时间线,从去年11月2日申请“元宇宙商标”,到12月27日正式发布希壤这个“国产元宇宙”产品,用“跑步进入元宇宙时代”来形容百度,并不为过。

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任何事物都存在一个“不可能三角”。

在产品正式发布的一周前,希壤已经启动了定向内测,并在微博上提前造势,但在27日产品正式发布之后,除了“不及预期”的差评如潮。

更为扎心的评论说,百度的希壤,只不过是特别初期、粗糙、落后的网络游戏而已。

当然,如果从游戏的角度来看,百度此次发布的希壤,其实早在十几年前市面上已经有几乎玩法完全相同的游戏存在。

譬如发布于2002年,在美国极受欢迎的联机社交游戏,secondlife——在这个游戏里,玩家完全可以在一个虚拟世界里创造一个截然不同的人生,几乎可以视为“未上链版”的元宇宙。 

有所区别的是,“second life”这个游戏系列背后,不仅拥有属于自己的游戏引擎,还有一个数百人的团队为之不断优化迭代。

而负责百度“希壤”这个产品的团队,甚至不负责具体的游戏设计——他们原来在百度内部主攻云计算和云渲染,希壤的官网,不过是百度VR的其中一个版块。

有意思的是,百度自己300多人的游戏研发团队,在希壤发布会的前几日,几乎全部被裁。彼时,他们研发的《数码宝贝·源码》刚刚登上taptap预约榜第一。

在发布会召开之后不久,老胡也登陆了希壤的官网,使用PC端下载了希壤。

虽然并没有经历网友们遭遇的登陆卡顿等问题,但也实实在在感受到了这款应用因为没有游戏团队加持,而展现出的游戏性的匮乏,包括但不限于其虚拟人物可定制细节的缺乏、建模粗糙的场景。

希壤的产品团队并不是专业游戏团队,所以这款产品即便作为游戏素质并不过关,那也是可以“强行原谅”的。

除此之外,老胡创建账户时发现的另外一个细节是,在希壤账户生成的几乎同时,老胡百度账号及其希壤的账户都会被百度的“超级链”所记录。

这个超级链,则是百度在2018年就推出的“区块链项目”。

因此大可如此理解——百度此次的希壤,是一个建立在自家超级链上的衍生“元宇宙”项目。

在此之前,有必要先解释一下区块链及其相关概念。

虽然区块链在国内被政策规定为非法,但时至今日,其已经在互联网世界中构建出一个独立于现实世界的“化外之地。”——他们以用户的每一台机器(可以理解为挖币的矿机)作为区块链的节点。

这个世界的规则则是由各种各样的加密协议项目构成,这种加密协议可以是基础设施,比如金融借贷协议这类运行规则;也可以是游戏乃至元宇宙这类高级应用。

而每个项目的“股权”,以加密货币的形式在各大虚拟币交易所流通,完全面向交易所用户进行交易。

用“另一种互联网股市”来形容虚拟币行业,虽不恰当,但也算贴切。

“百度的超级链并不是公链,它是某个大厂旗下的联盟链。”一位区块链行业的朋友这样跟老胡形容现行公链与联盟链的区别,“区块链上的记录之所以可以长时间保存,是因为这个数据经过了这个链上所有节点们的认可。”

若想要篡改区块链上的数据,只需要控制所有链上的节点就能完成。

比特币和以太坊正是因为其节点散布在全球的设备上、且任何人都可以运行一个新的节点,单个人或者势力难以做到完全控制所有节点,所以才能“不可篡改”。

百度的联盟链,其重要特点即为其所有的节点,都是百度及其相关方可完全控制的(几乎都在百度自家服务器上)。

这也意味着,百度若想改动链上的数据,轻而易举。

区块链相比现行互联网,由于其节点极多,每一笔交易需要链上所有节点“达成共识”,交易速度慢于传统互联网,但它拥有“去中心化”和“无法篡改”两大核心优势。

这是区块链世界中的“不可能三角”,选择极致效率就不可能实现“去中心化”和“无法篡改”。

百度无论如何向外界宣传希壤及其根植的区块链,都掩盖不了以下事实:

如果以“元宇宙化”的游戏作为噱头,那么它作为游戏,其游戏素质是不及格的;如果以“上链”实现元宇宙作为噱头,作为一个非“去中心化”的联盟链,做不到信息“无法篡改”,更无法做到公开。

其上传的信息自然也做不到让用户自己拥有,那么区块链中的两大核心优势——“去中心化”和“无法篡改”自是无法实现。

由此观之,“希壤”这个国产元宇宙,其实很不靠谱。

事实上,仍然有不少人对百度“希壤”前景充满乐观,一位接近百度的科技行业从业者就认为,百度的元宇宙产品存在较好的落地“钱”景。

譬如一些商业项目的宣发,和一些无法在现实世界中运行的行业,譬如教培。

而且,他也并不认为在国内无法做区块链——既然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那么其定义权,自然也是去中心化的。

没人能定义什么是元宇宙,什么是区块链,国内的大厂自然可以做一批“中国特色”的“区块链”和一批“元宇宙”产品。

即便这个区块链跟国际割裂,也可以通过大厂在国内强大的宣发优势和背书效应,拥有一大批用户。

如果国内大厂真选了这条路,那么国内的区块链发展,跟国外的区别就大了。从技术角度来说,这条道路既没有去中心化,也没有不可篡改。

唯一有价值的,恐怕还是这些大厂通过自己的联盟链,光明正大拿到的用户数据吧。

毕竟李彦宏早年就说过,中国人对隐私问题的态度更开放,也相对来说没那么敏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银杏科技”(ID:yinxingcj),作者:胡一斐

评论
暂无任何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