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咖元宇宙:上泡咖,玩懂元宇宙! (Paoka.com)

数字虚拟人,心识宇宙天使轮都报到五亿了

IPO Global · 2022年11月30日

虚拟人,真优势还是假优势?真需求还是假需求?

本月,虚拟数字形象研发商心识宇宙完成天使轮1亿人民币融资,由银杏谷资本牵头,线性资本、红杉、Plug and Play参投,源合资本担任财务顾问。
 
此次融资后,成立仅10个月的心识宇宙估值达到了5亿元
 
公司官网显示,心识宇宙是数字心识领域的开创者,其产品MindOS采用自研的智能心识框架,突破了传统Al单点能力的限制,让虚拟人不仅能与人语言交流,还能有视觉、能认知推理、有自己的记忆和个性。
 
而在此次融资的三天前,跨平台人工智能公司小冰获得高瓴和IDG共计10亿元的A+轮融资。
 
此前小冰已与多家公司达成合作,创造出万科集团财务部虚拟员工“崔筱盼”、红杉中国虚拟分析师“Hóng”、每日经济新闻虚拟主播“N小黑”和“N小白”以及虚拟裁判与教练“观君”等。
 
据我们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虚拟人赛道可查询的投融资交易达36笔,投资方包括红杉、高瓴、IDG、软银、经纬、达晨等众多知名机构。
 

01

虚拟人是什么?

 
虚拟人也称数字人,是通过数字技术模拟的,具有人类外观、行为习惯乃至心智的虚拟形象。
 
虚拟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
 
日本动画《超时空要塞》女主角林明美被制作方包装成为歌手并制作音乐专辑,打破了次元壁的林明美以虚拟偶像出道,成为世界首个虚拟人。
 
2001年《指环王》横空出世,其中“咕噜”这个知名角色是通过动作捕捉技术和电脑后期特效制作完成的。
 
此后这种虚拟形象制作技术被广泛运用在之后的影视制作中,如《黑客帝国2》、《猩球崛起》系列等。
 
 
近年来,得益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具有更高信息处理和输出能力、超写实的AI虚拟人斩露头角,应用领域不再局限于娱乐产业,开始向金融、教育、文旅、企服等领域渗透。
 
从手绘到动捕+CG,再到AI技术,反映了虚拟人背后技术的发展历程,功能在逐渐丰富,但成本也在不断走高。
 
所以从应用层面来说,短期内这三种技术路线虽然存在竞争 , 但总体将以共存互补为主。
 
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2021年中国虚拟人核心市场规模为62.2亿元,带动市场规模为1074.9亿元;
 
而到2025年,核心市场规模将达到480.6亿元,带动市场规模将达6402.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66.7%和56.2%。
 
 
 
如此大的市场,资本当然也想分一杯羹。
 
2020年虚拟人领域融资案例为95起,总金额超54亿元,2021年案例为149起,总金额达326亿元,同比增长56.8%和503%。
 
不过相较于去年,今年虚拟人赛道降温明显,截至10月,虚拟人融资金额仅为125亿元,与去年上半年融资规模相当。
 
 

02

虚拟人:偶像或工具

 
目前虚拟人的成熟业态主要分为两种:

IP型(身份型)虚拟人和功能型(服务型)虚拟人。

两种类型区分了迥然不同的应用场景。
 
IP型虚拟人的核心是人格化运作,以满足消费者的精神文化需求为目的,主要应用场景为虚拟偶像,本质上是偶像经济,赚的是粉丝的钱。
 
 
以虚拟偶像头部女团A-SOUL为例:
 
成员包括向晚Ava、贝拉Bella、珈乐Carol、嘉然Diana、乃琳Eileen五人,其于2020年11月以“乐华娱乐首个虚拟偶像团体”名义出道。
 
凭借乐华深厚的造星能力、成员不俗的业务水平和较为先进的技术,A-SOUL成功吸引一大批忠诚度高、消费意愿强的粉丝,出道不到一年时间就打破了B站虚拟UP主直播打赏金额及舰长数量(B站直播月度VIP)的记录。
 
 
功能型虚拟人的核心是背后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等技术。
 
主要用于代替人类在现实中的职能,本质上是技术替代人工,以提高效率作为主要的价值创造。
 
去年年末,万科集团董事长郁亮在朋友圈宣布“崔筱盼”获得2021年度万科总部最佳新人奖。
 
而“崔筱盼”正是由万科和小冰合作打造的万科首位数字化员工,郁亮称其“在系统算法的加持下,她很快学会了人在流程和数据中发现问题的方法,以高于人类千百倍的效率在各类应收/逾期提醒及工作异常侦测中大显身手”。
 
 
根据量子位研究预测,到2030 年,IP型(身份型)虚拟人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747.2亿元,占虚拟人整体市场规模的64.6%;
 
功能型(服务型)虚拟人规模将达到 955.4 亿人民币,占比为35.4%。
 

03

IP型虚拟人:伪优势 真需求

 
很多人对于虚拟偶像还是太乐观了。
 
首先,所谓虚拟偶像“永不塌房(指偶像在粉丝们心目中形象的坍塌)”的说法实际上是一厢情愿,虚拟偶像塌房的情况比比皆是
 
今年5月,A-SOUL 发布声明称其成员珈乐因身体和学业原因,将从本周开始终止日常直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进入“直播休眠”。
 
之后有网友质疑珈乐的“中之人”(虚拟形象扮演者)遭受不公待遇、职场霸凌和存在薪资分配过低等问题,相关话题一度冲上热搜。
 
目前相关事实众说纷纭,但其对于A-SOUL收入的影响是实实在在的。其成员贝拉Bella今年7月的生日会收入相较于去年下降37.1%。
 
虚拟偶像的真需求是什么?答案是二次元用户。
 
艾瑞咨询调研结果显示,在虚拟偶像受众之中,因喜爱二次元文化开始关注虚拟偶像的人群高达51%,在诸多关注原因之中排名第一,二次元平台也成为他们最常观看虚拟偶像活动的平台。
 
 
这场起源于日本的宅文化风潮,核心形式是ACGN(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Novel小说),借助互联网的发展在中国青年人生根发芽。
 
灼识咨询《中国二次元内容行业白皮书》显示,我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不断增长,2021年达到近4.6亿人。
 
2016年,时任b站副总裁的张峰曾经在媒体面前发表演讲,称:“二次元拥有很强的圈子属性,极度挑剔又极度宽容,对自己深爱的作品有着近乎信仰般的热爱,心中装着另一个世界。”
 
一方面,“信仰般的热爱、心中装有另一个世界”的二次元用户天生就适合偶像经济
 
这些用户已经习惯于动漫、动画中的审美形象,对于虚拟偶像的接受度更高,对于现实的脱离感也导致他们更加偏爱虚拟形象而非真人。
 
另一方面,二次元作为一种亚文化,与社会主流价值观在很多方面相悖,导致二次元用户对于现实的无力感和情感被压抑的状态缺少一个发泄和转移的方式,虚拟偶像就正好填补了这一缺口。
 
但是粉丝不会对没有人类情感的机器产生精神寄托,对于当下的虚拟偶像来说,“人”这个要素依旧不可缺少。
 
据艾瑞咨询调研,近70%用户认为“中之人”是一个虚拟偶像团队最关键的部分,其重要程度超过运营和技术人员。
 
但只要是人就会犯错,于是虚拟偶像进入了两难境地:
 
AI虚拟偶像不犯错但粉丝少,艺人扮演的虚拟偶像粉丝多但会犯错。
 
不过目前有公司在尝试赋予AI虚拟人以人类的心智,有望解决虚拟偶像目前困境,而心识宇宙之所以能在天使轮就估值5亿,与这一点分不开。
 

04

功能型虚拟人:真优势 伪需求

 
与普通人相比,功能型虚拟人的能力确实要强得多。
 
小冰公司研发的人工智能裁判与教练系统 “观君”,在担任空中技巧国家队虚拟教练三年间,已完成过近万次评分、五万多次动作分析,辅助运动员日常训练效率与提高效果,成为了教练员日常执教的重要助手;
 
在去年2月举行的北京冬奥测试赛中,“观君”还担任空技项目的唯一竞赛裁判,成功完成了个人预决赛、超级决赛、团体预决赛共44人次执裁。
 
不难发现,功能型虚拟人的本质还是AI技术,是大数据处理技术和深度学习技术,这些技术创造了真正的价值。
 
那么当下面临的问题是:短期内我们是否需要一个拟人化的形象来承担并非核心的信息输出工作呢?
 
尤其是在实现这一非核心工作需要建模、驱动、渲染、交互等模块带来的高额成本的情况下。
 
不否认任何一项技术长期的价值,只不过市场上有太多的案例告诫我们只追求长期前景而忽视短期价值只会徒吹泡沫(AI行业尤是)。
 
在这个投资寒冬中,我们亟需回归商业逻辑,而商业逻辑归根到底要看市场上是否存在真的需求,而不是高科技催动的好奇心和一拥而上的热情。
 

05

虚拟人的下一个风口是什么

 
虚拟人的下一个业态,正在元宇宙中孕育。
 
虚拟人在元宇宙的应用将会不同于传统的IP型和功能型,它并非虚拟偶像带来的粉丝经济,也非依托AI技术带来的效率提升。
 
它本质上将会成为人在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形式,真正赋予虚拟形象以人格化,并与人合二为一,开创全新的社会交往方式。
 
不过,看到扎克伯格分享的他与元宇宙中的埃菲尔铁塔的自拍后,我觉得这个领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06

结  语

 
人类对于人类形象的偏好是天生的,60年代初期,发展心理学家罗伯特·范茨在早研究中就发现了婴儿对于人脸具有明显的视觉偏爱。
 
距今4.4万年前的人类至今为止最早的壁画,展示了一群半人半兽的形象,他们使用长矛或者绳索猎杀大型哺乳动物。
 
而世界上最早的雕像是3万年前的《维林多夫的维纳斯》,其形象是一个女性特征极其夸张的裸女。
 
从来没有一种生物,像人类一样执着于自己的形象,从绘画到雕塑,人类的首个对象都是自己。
 
“认识你自己”是刻在古希腊德尔菲神庙上的箴言,而人类每一次将自我形象向外界投射,都是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
 
而虚拟人作为人类在信息时代的自我投射,已然成为一股大潮,吸引众多科学家和艺术家投身其中,只不过我们尚未清楚这一切将会带人类去往何处。
相关标签:虚拟人数字人融资心识宇宙
评论
暂无任何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