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咖元宇宙:上泡咖,玩懂元宇宙! (Paoka.com)

把移动互联网推升到空间互联网的使命,为什么是AR而不是VR?

苏鸿 · 2022年08月24日

科技圈知名“网红”罗永浩在6月宣布退网,再次埋头创业,这次他选择的创业方向是AR。

和老罗持有相同观点的创业者不在少数,Nreal创始人兼CEO徐驰认为,在手机之后,下一代计算平台的使命是推动移动互联网到空间互联网的升维,回归人类世界原生的三维空间体验,AR眼镜将担此重任。

AR眼镜供应商Nreal成立于2017年,此前主要在英美日韩等海外市场布局。今年3月,Nreal获得了由阿里巴巴领投的6000万美元C+轮融资,其历史投资人还包括快手、蔚来资本、爱奇艺等企业,以及红杉中国、高瓴等知名投资机构,至今Nreal累计融资2.4亿美元。

8月23日,Nreal发布Nreal X和Nreal Air两款AR眼镜产品。徐驰在采访中表示,Nreal这次带着产品回归大本营,未来将重点布局中国市场。他预测,相比上一次由美国引领的移动终端迭代,未来新的终端爆发很可能是中国企业引领。

为什么是AR而不是VR?

在AR与VR两个领域,VR市场普及进度更快。根据IDC的数据,2021年全球AR/VR头显出货量达到1123万台,同比增长92.1%,其中VR出货量达到1095万台。

徐驰对第一财经表示,“从整个产业链看,VR核心技术已经相对成熟,现在更多卡在内容端,而AR在几个核心模块还没有完全形成供应链的模块化供应。”

不过,增速虽快,行业对VR的天花板却存有疑问。在此前的媒体访谈中,罗永浩就提出,VR的本质更像是游戏主机,“一年卖到一两亿部应该也就到头了”,在全世界同时持有量几十亿,每年能卖十来亿部设备的下一代计算平台,只会是 AR 。

徐驰认为,AR与VR是两种不一样的场景,一个是如何让虚实很好的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另一个逃离现实到一个全新的场景中去。

VR追求的是全面逃离,体积很难做小,且要跟现实环境隔绝,需要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下去使用,因此其佩戴成本较高,也不方便碎片化的使用。 “这些特性会让它变得特别像客厅里的游戏主机,用户更愿意在客厅的固定环境下,享受沉浸式投入的体验。”徐驰表示。

相对VR,AR的产品形态则更接近手机的形态,轻便易携带,使用成本较低,方便碎片化的场景下即插即用,用户的依赖度和黏性会更强。“如果不考虑技术的限制性,未来AR可能拥有更广泛的使用场景。”徐驰说。

投资机构ARK预测,2030年AR市场规模将从今天的不足10亿美元扩大到1300亿美元,8年间将会翻130倍。徐驰则表示,2030年全球会有10亿个眼镜戴在用户头上。

目前,AR主要应用于工业制造端和远程协作,如通过AR技术赋能电力巡检,降低成本和风险。除此之外,徐驰介绍,在B端的医疗、文旅、教育等领域,有各式各样的设备和场景创造者正在推动。

不过,AR最大的市场仍会在C端,徐驰认为,一是AR和手机的移动场景连接,将移动互联网内容放大,实现体验升维;二是AR和电脑连接,可以在办公领域实现多屏的延展办公体验。

此外,车载场景会是Nreal发力的重点,徐驰认为,AR眼镜可以跟和车机进行很好的结合,“我们始终觉得车内的空间交互,会是电气化和自动驾驶之外,又一块非常重要的战略性的竞争差异化的点。”

在车载场景领域,Nreal与蔚来基于AR进行了深度合作,通过防抖、防眩晕,以及和车的交互配合做了一整套产品。徐驰透露,预计将在9月初“更详细地展开”与蔚来的合作,让大家了解他们在车载场景上做的一系列研发突破和产品体验整合。

相比欧美日韩,中国AR市场的成熟度相对较低,因此对创业品牌来说,需要通过一些与巨头联手打造应用产品,让用户直观地感受到AR带来的体验革新,进行用户教育。

除了车载领域的蔚来,Nreal也在观影、体育观赛等领域联合爱奇艺、中国移动咪咕等内容商共建AR内容生态。中国移动咪咕公司总经理刘昕在发布会上表示,三维空间观赛体验对体育观赛是一个非常领先的尝试。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期间,咪咕将会打造世界杯“元宇宙”虚拟观赛互动空间,为观众呈现具有即时互动、沉浸体验的“5G云赛场”。

在Nreal看来,今天的AR市场,就如同2006年、2007年前后的智能手机市场,底层技术开始成熟,供应链尚不完整,专业人才也比较稀缺。他们相信,AR技术会是未来二十到三十年的革命性技术,也会掀起芯片、光学、云渲染、计算机视觉、边缘计算等领域的技术革命。

还有多久会爆发?

AR目前仍是B端为主,等待C端爆发。2012年,AR眼镜就已诞生,谷歌曾发布首款消费端AR眼镜Google Glass。不过,制约于技术、生态、价格等因素,AR最终转向了企业级市场。直到现在,AR眼镜产品也大多停留在企业级市场,这与消费端均价较高、非刚需,且供应端生产链条工序复杂有关。

申万宏源报告显示,作为下一代终端,AR轻量级一体机是最佳方案,但一体式AR眼镜需要将电池、芯片等集成在眼镜中,当前技术难以做到轻量级,且散热问题也未能很好解决。

当前市场上AR终端的价格也并不亲民,目前普通的中档AR设备价格在5000-15000元间,高档如微软的Hololens,价格普遍在几万元以上,Hololens 2(工业版)价格在3-4万元左右。

申万宏源研究认为,AR头显应用爆发尚需等待硬件性价比提高,预计硬件2-3年可实现类Oculus爆发,内容爆发滞后约1年左右。

“未来,一款非常好的硬件,一套稳定的交互范式,加上非常好的内容生态,或许能够快速推动行业爆发。”徐驰认为,在未来一两年内,能够看到非常稳定的硬件终端的基础,而整个内容生态的繁荣应该会在未来的3-5年,在这之后有机会达到类似iPhone 4S时代迅速爆发的局面。

“Nreal很多核心技术都是自研,我们落在无锡的2万平的一个厂房内,实现了在设计、研发、生产、制造工艺的一个自闭环。”徐驰表示,随着更好地整合上游产业链,将有机会把产品做到更加物美价廉。

不过,Nreal的竞争者也并不少。在国内,OPPO已发布AR眼镜品牌“Air Glass”,华为、小米尚未发布正式的AR眼镜,但均有多个AR眼镜的相关专利获授权。

国外,谷歌、苹果、Meta等的AR眼镜正加速布局,谷歌于5月在2022年开发者大会上预告了一款新的AR眼镜,可以实时显示对话的译文。其他领域如Bosch、Bose、爱普生这样的知名厂商也在逐步迭代自己的智能眼镜。

徐驰对记者表示,上一次移动终端的爆发完全由美国企业引领,而这一次新的终端爆发,很可能中国企业能更早的、更强势地参与到全球引领过程中去,他认为,对比15年前,今天的中国企业无论是在供应链、人才、市场规模还是政策扶持上,都有更好的优势。

相关标签:ARVR
评论
暂无任何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