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咖元宇宙:上泡咖,玩懂元宇宙! (Paoka.com)

别TM观望元宇宙了,真正的懂哥已经开始玩《VRChat》

加盐 · 2022年04月18日

在记不清多少次被社交媒体上的《VRChat》视频注入社畜power后,我觉得该聊聊它了。

可以说,这是个令人好奇的世界,在泛滥到PTSD的元宇宙出现前就是。况且它没有晦涩的术语,更没有炒作的虚空概念,具体、直观,看得见,玩得着。

《VRChat》(以下简称vrc)自诞生之初主打三点:创造、分享、游玩,简单理解成“虚拟VR聊天室”其实足够,只是如此总结太不识趣了。如今向他人介绍vrc,有网友认为,那感觉就像在20多年前,向身边的人安利网络聊天室。

这个说法看似流于表面,却挺引发思考。作为当年新鲜事物的网络聊天如今对你来说,还停留在“聊天”的层面吗?它是否已经融入日常,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01

展望不那么久远的将来,我们或许能在虚拟世界里不仅限于交流,还有好多事情可以去做。

由于本体免费,但想获得良好体验,需要台性能不差的电脑,以及额外的VR体感设备,vrc也被玩家戏称为“世界最贵免费游戏”。(不用vr一样能进,当然体验会差很多)

“要价不菲”的它,于2014年推出了原型Demo。抢先体验至今,1个G左右的文件大小,容易让你对能玩到什么产生一丝怀疑,事实上刚装完游戏进入后,你发现:

好像是没啥可玩的,或者说,不知道该玩什么。

刚开始因为没有具体教程,很容易陷入“我是谁,我在哪,我得干些什么”的疑问。然而当你没忍住退出来,评论区那些几十小时往上的老鸟,写下的“氛围不错”“真好玩”之类的感触,又在恶魔低语般撩拨你的好奇心。

初见vrc,玩家会出现在单独的虚拟空间内,游戏允许玩家更换外表模型。人们管模型叫“皮”,自定义皮新手暂时没法拥有,上传心水的皮有一定的游玩时间要求,那之前还是先搞懂如何上手比较好。

皮的制作和导入

网上的vrc攻略告诉你,“一开始最好先找个对应母语的教学房间,运气好在那里还能碰到友善的玩家导师帮助你。”

日语教学房

等学完大致的移动、发表情之类的操作,了解怎么去其他由玩家创造的房间溜达,这才算勉强入了门。

vrc里,“Worlds(房间)”是舞台,除去单纯的聊天房,有些房间承载了对应的功能,玩家可以包间卡拉OK飙歌,在林中小屋围坐篝火搓麻将,又或是电影院里观影追番,选择不可谓不多。

罗 马 浴 场

与一般VR游戏不太一样,vrc对玩家人体数据的需求范围更大,它支持音频唇形同步,眼球眨眼追踪,运动范围捕捉等多方面的状态采集。

说人话就是,玩家可以全身心扮演好“AVATAR”(化身,即“阿凡达”),或者扮演你自己。大到角色的肢体动作,细到说话时角色的张口闭口,手指的小动作,都能尽量的呈现给其他人。当然,前提有支持的设备。

vrc唯一会做的是把人丢进一座无视物理距离的巨大社交场,剩下的一切,等待探索。

02

vrc的玩点,无非“社交”。

而在这个全世界通用的人类社会规则中,比起被泥头车创,找根绳自挂东南枝,很多玩家觉得,最理想的进入二次元的方式莫过于这了。

图源水印

达成自定义皮的使用条件后,仿佛所有人都乐意于向旁人暴露自己的浓度。

vrc里的幼年嘉然“皮”

加之MMD(MikuMikuDance)模型导入到vrc中成了惯例,导致二次元萌妹靓仔满房间跑的现象时有发生,让社交媒体上流出的vrc相关视频,总伴随我们awsl、草的惊呼。

但体验不止是视觉表层的。和很多游戏一样,vrc最初的人气由视频和直播带来。对于主播和创作者来说,vrc提供的虚拟空间,可以使节目效果在字面意思上“贯穿次元”。

比如大伙熟悉的zard,就曾在vrc的K歌房和水友激情对唱过各路金曲热曲。

扯着嗓子,连假音都用上的zard,四周环绕的分别有:不知哪来的兄贵卡比兽,穿着清凉的美少女,抽象的海绵宝宝...灯光昏暗,场面糜乱,就像假面化妆舞会,其存在是场行为艺术,而观众的嘴角早已止不住翘上天了。

图源水印

两年前一度在B站冲到排行榜第二名的《俩老外在中国服务器狂飙中文》。中文房间里,外国友人那有点蹩脚的中文搭配魔性的模型带来了极致的幽默观感。

如果不是vrc,肯定不会有这么好的感官享受。

图源水印

而一度火爆的方言女仆也在进入vrc后,成为了类似vtb的别样入脑体验。

图源水印

还有最近在微博上转发挺广的《你在看别的女人吗?》。拜vrc的神奇,这则十几秒的短视频将萌妹闹别扭的场景完美表达了出来。

但你应该不知道的是,万恶之源的原版其实是一位男vrc玩家录的,正是三次元声线与二次元形象充满自由的反差,骤然抬高了它的喷饭度。

图源@SomkeSakuya

强烈推荐猛男原声大碟版

vrc在国内也有“大型男酮线上交友平台”的威名,就因为一进去看似都是美少女,其实都是披着皮的猛男糙汉,但这里并不缺网恋奔现的故事。

还有一部分玩家会将自己代入到的vrc世界里,这群玩家更有典型的代表性。

前几天,一位国内玩家在论坛分享关于自己入坑vrc的故事。一个月的时间,从谁也不认识,每天只是上去溜一圈。到定期蹲在补番房里和别人一起安静追番。习惯了抱团看番的好,TA觉得自己越来越忽视掉了这里是虚拟世界的事实。

后来和经常碰到的追番人加了好友,再去游戏里的K歌房唱歌,玩uno、鬼屋等小游戏,甚至线上参加漫展,“轻而易举地与朋友一起收获到了各种各样的沉浸体验”。

对比现实中“每天两点一线,也很少和同事聊天,担心不要说错话”的自己,和下班后戴上VR,前往“平行宇宙”的自己,这让TA“很难在起床上班后不产生对现实的厌倦”。

诚然,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穿上“皮”的同时,也慢慢摘掉面具,卸下了心防。

即便只是在vrc里和其他玩家一起捡回散落在世界地面各处的“酒”,为此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带回自己经营的虚拟酒吧,并得到全酒吧玩家举杯欢呼这样的小事。

Steam上一段引起共鸣的高赞玩家评论总结到,“我在VR中得到了比现实中更多人的喜欢”。

03

vrc的世界也可以说是混沌的。而玩家会不自觉的将之重新解读,因为那是属于vrc的百无禁忌。

在目睹了两个巨大的二次元少女卿卿我我;差点被一群迷你版的初音未来绑架;碰到莫蒂大喊大叫地从TA身边呼啸而过;西装革履外形的上班族躺在其他动漫女孩的裙下窥视,还发出奇怪的声音后,有人写下观测报告,名为《玩vrc的第一天》,并在结尾给出10/10分,称“很好沉浸的体验,还会再玩”。

有人创作起了现代诗。

“我给了二次元萌妹一个摸摸头

我被二次元萌妹踮起脚摸了头

我在3D空间看到了一些很蠢的东西,

我都看过了

我结交了朋友

也树立了敌人

我有过和谐的对话

也有过含糊不清的故意玩梗

带我去深渊”

这类或抖机灵或表达欲爆棚的描述,很好的阐明了vrc带给人的复合体验。

如果现实是个追求正确的地方,那么在见识过一群男玩家开美少女皮聚众ghs,几个顶着恶意化身的玩家说地狱笑话,互相嘴臭对喷,又或者更让人捂脸的场景后,恐怕没人敢说出只有“正确”存在于vrc,正确和错误在这里成为同义词,更接近“存在即合理”。

“你现在是我的小狗了”

vrc究竟是什么,玩什么,答案千人千面。社交就是这样的,人与人的连接产生的东西无处不在,如果刚好存在于虚拟世界中,你难以去定义它。就像一位国内玩家所坚信的那样,即便你独自漫步在vrc的某张地图,产生的感触也在和地图的作者产生连接。

所以,当Steam评论区有vrc老手在上千小时的遨游后,给出了少见的差评,声称“所有玩家都有自己的圈子、自己的固聊(固定聊的话题),上游戏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我并不觉得惊讶。

有人把vrc当成另一个世界,期待一段单纯、没有负担和后顾之忧的羁绊,毫无问题。

自然也有人会忽然“觉醒”,发现这里好像和现实没啥两样,甚至因为匿名和互联网近乎法外的尺度,到处流淌着黑泥,只想赶紧逃开。情理之中。

不过总有人将开启一段新的冒险,毕竟真的去尝试vrc的人,其源动力都差不太多——试图寻求共鸣和认同感,想一窥平等的虚拟世界人际关系。

这所有的全部浓缩在一块,才组成了完整的“vrc”。

04

最后扯点有的没的:元宇宙和vrc。你大概听说过,对vrc了解或者玩过vrc的人,都有vrc是元宇宙雏形的看法。

我对元宇宙的内涵并没有多少深刻认知,也不觉得那些认知有什么价值,只知道维基百科对元宇宙这样描述:“当我们谈论元宇宙,谈论的是一个持久化和去中心化的在线三维虚拟环境。”

巧了,刚好和vrc所具备的特征差不多。

知乎网友截取的一段《雪崩描述》

我很赞同Unity引擎的高管对元宇宙发表过的看法,他认为“体验感比高保真的视觉更重要”,这也印证了一直以来vrc的方向,从来不是精细的画面。

当以第一人称视角闯入VR世界时,视觉只是这个世界给你的一小部分,仔细想想,假如真的存在其他平行宇宙,画风一定要和现实相似吗?

而体验感可以是很多方面的,场景环境、简简单单的交互逻辑,乃至文化氛围。

元宇宙概念的原型出处,小说《雪崩》里,有一类人叫“石像鬼”,因为永恒沉迷超元域而付出了现实毁容的代价,以至于最后在超元域里也显示出丑陋的样貌,被视为异类,这被现在人归为警惕手机/虚拟网络成瘾陷阱。

我不禁无端联想到国外流行的“纳克鲁斯”模因。它是位来自知名游戏IP《音速索尼克》里的红色针鼹,也是索尼克的好兄弟。它在vrc里被丑化成了一位代表混乱恶的化身“乌干达纳克鲁斯”,你可能在刷到一些国外meme时见过它。

顶着这个长相堪称猎奇化身的vrc玩家,有比较统一的整活倾向,比如沉迷在游戏里横行霸道,用让人困扰的行为或噪音制造骚扰,因此也受到了一些争议。后来,它不再只代表这一种角色,而是延伸成为了网络亚文化。

记得读过篇文章讲如何说服大多数人在metaverse中花时间,要么外面的世界实在太过糟糕,或者虚拟世界充满足够多满足人的幻想,从而将他们吞噬。

由此我产生了一种想法,如果你对现实足够厌恶,你可以去虚拟世界寻找点什么,但它发展到任何时候,永远都不能彻底满足人的精神需求,只要它一天不完全脱离现实。

如此看来,我越感觉自己写的这篇玩意的基调,慢慢失去了推荐大家感受下vrc魅力的味道,反倒跑偏到拥抱真实世界美好的正能量上去了。

不过就这样吧,毕竟写文章也不是非得下什么定论的事嘛。

相关推荐
暂无资讯
评论
暂无任何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