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咖元宇宙:上泡咖,玩懂元宇宙! (Paoka.com)

元宇宙办公靠谱吗?

钛媒体 · 2022年02月27日

钛媒体App编辑在ARK平台办公室中采访

钛媒体App编辑在ARK元宇宙办公平台的花动科技办公室中采访

在这个疫情催生之下、远程办公已逐步普及的时代,各种传统的会议软件已经解决了办公场景之下员工的大部分刚性协作需求。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协同办公市场规模已达到264.2亿元,预计2022-2023年,该行业将保持每年10%以上的增长率,2023年的市场规模将达330.1亿元。

然而,爆发性需求之下,远程办公类产品依旧存在不少困境:摄像头之下员工的“被操控感”、云办公缺乏线下办公的沉浸感、员工偶然社交的需求场景难以得到满足、文件传输需多界面切换……

由此,少量的元宇宙办公社交平台应运而生。Meta的Horizon Workrooms,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虚拟3D平台之一Decentraland, 目前就为一些想在不同地点工作的“数字游民”提供了条件;在国内,上市公司天下秀的“虹宇宙”也将成为该公司自身的云上办公平台;创业公司花动科技也在去年底搭建了自己的元宇宙办公平台——ARK……

与之相应的,入驻平台的企业也开始涌现:有着Netflix等客户的全球媒体策划机构——Mediahub Worldwide,近期在Decentraland上租赁了地块,并搭建了自己的办公楼宇;韩国的全球化电影运营公司CGV,未来半年内也打算入驻ARK。

这便意味着更多企业都在尝试着一次传统办公到元宇宙办公的迁徙。

弥补“弱社交”短板?

自远程办公普及以来,上班打卡、多人视频开会、屏幕共享、远程协作文档等功能,逐渐在许多第一代云办公软件中实现。不过,不少传统办公应用共同存在的问题在于不注重员工的办公体验,让员工觉得一本正经、呆板与僵化。

在腾讯新闻和复旦大学新闻传播系共同发布的《2021-2022元宇宙报告——化身与制造:元宇宙坐标解析》中提到,“元宇宙2.0时代到3.0时代的核心差异,在于从‘化身’到‘孪生’的演进。”

“化身”时代的元宇宙,人类只是在虚拟世界有了自己的割裂身份,没能与环境融为一体;而“孪生”时代虚拟世界基本实现了现实世界的“复制”,通过场景还原实现了办公的“沉浸感”体验。

当下的元宇宙办公平台就在逐步实现“沉浸感”的路上。

比如,在美国俄亥俄州,一家翻译公司目前在名为”Immersed”的元宇宙应用上远程办公,创始人杰夫·韦泽与远在阿根廷和爱尔兰的同事每天在该虚拟平台上交流。在这个办公平台上,员工可以设定自己的3D虚拟形象,包括肤色、服装、配饰,并且在有着与线下类似的涂鸦与绿植装饰的办公空间中与同事头脑风暴。
俄亥俄州翻译公司的员工和老板在应用“Immersed”中

俄亥俄州翻译公司的员工和老板在应用“Immersed”中

在这样一个元宇宙办公平台中,杰夫只要走近周围的公司员工,他说的话就可以被他/她听见,而在场景中远离了员工,也就无法听到彼此的说话声,这与线下场景中的听觉体验高度一致;当他靠近沙发或者某个座椅,系统就会自动安排他“坐下”。这与线下办公体验如出一辙。

事实上,无论是杰夫所在的翻译公司,还是Decentraland、Meta的Horizon Workrooms等等,虚拟的3D形象、拟真的办公环境视觉体验和办公交流听觉感受,都是当下元宇宙办公平台普遍的特征。这比云办公1.0时代增加了工作的趣味性与沉浸感。

值得注意的是,元宇宙中办公更核心的价值在于弥补传统云办公应用无法解决的“弱社交”短板。

此前,在花动科技尚未搭建元宇宙办公平台之前,其员工在使用传统云办公平台时发现,这些应用缺少small talk这样的“弱社交”场景,也就是茶水间、电梯间、饮水机前交谈场景。

在刻板的打卡、视频会议之外,仿真的茶水间交流无法在云办公1.0中实现,因为线上办公1.0本质上是由无数个信息孤岛组成的,将此前存在的语言、文字、传输、共享等多项单一的办公软件机械地集合在一起,但并没有形成流畅的沟通闭环。

而很多时候,而这类弱社交会给员工带来很大程度上的头脑风暴,其实在工作创新方面不可或缺。”花动科技的创始人姜民求在接受钛媒体App的采访时表示。

因此,在ARK元宇宙办公平台员工的工作方式展示视频中,当大家开始茶歇、吃饭,也会在元宇宙大楼中把自己的虚拟形象移动到茶水间、餐厅之中,别的员工就知道彼此目前的工作状态,然后与在此放松的小伙伴聊天,使得线下的弱社交同样还原到了线上。
ARK元宇宙社交平台的“弱社交”场景

ARK元宇宙办公平台的“弱社交”场景

这种氛围之下,弱社交会自然而然地发生,还原了线下偶然交互的情境感。

在线下正式的会议场景中,同样存在着普遍的弱社交。

微软 CEO 萨提亚在接受《哈佛商业评论》时就曾感慨,“在疫情之中,人们会与强关系的人关系更强,弱关系的人关系更弱。”这种观察,或许正是由于在传统的社交工具中,最近沟通过的朋友会在聊天界面中的上方显示,在社交信息露出偏好中,弱关系人士在线上更不具备优势。

因此,下一步的微软改革,正是通过软件工具去让这种弱关系变强——点击元宇宙办公中的同事头像时,CEO可以进入与会者丰富的个人资料界面,查看其领英等个人信息资料,以及正在处理的工作、文档等,而无需切换窗口界面。

这种弱社交的打造,正是许多元宇宙办公先驱者当下在努力实现的线上办公模式变革。

虚拟办公地产的商业前景

正因为元宇宙办公有着沉浸式、趣味性的体验,更重要的是有着打破云办公1.0时代“弱社交”的特性和潜质,因此,一些元宇宙办公平台的建立,受到了不少互联网和新兴科技企业的青睐。

不过,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在元宇宙上办公是否利大于弊,或者说如果其自身不具备打造链上地块的能力,其通过租赁土地/办公楼能否获得更大的经营收益?这在当下还是元宇宙与远程办公领域持续争议的话题。

首先是确权问题。如果元宇宙办公的地产基于区块链系统,也就是其价值具有唯一性,保障地产所有者产权或者是经营权的确定性,那么首先,元宇宙地产在价值确认上就获得了保证。

再者是效率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元宇宙的3D世界办公概念,单从提升员工之间的办公效率而言,能带来多大的效用,还没有具体的数据支撑。据英国市场调研机构YouGov日前的一项调查,有43%的员工认为雇主尚不具有充足的专业知识在元宇宙环境中工作;有59%的员工认为雇主尚未在IT领域有足够的投入来最大限度提升工作效率。

因此,无怪乎专业人士会把更多的目光聚焦在元宇宙本身能带来的商业模式变革——地产模式与广告模式上。

地产模式在互联网世界并不陌生。早在 20 年前,《第二人生》之类的模拟游戏上,就有用户通过原生货币在其上购买了大量虚拟土地,并通过建造房屋出售赚取了超百万美元的收入。

这种收入的本质,与当下Decentraland上的企业楼盘类似——当一片链上的土地逐渐有更多玩家蜂拥而至,则虚拟地段就产生了自身的流量,房价就此抬高,在此办公的企业也会因此受到更多的关注。

譬如当下,《吃豆人》开发公司雅达利将在Decentraland建设链上拉斯维加斯,Mediahub也同样在该平台上花了两天时间就搭建了自己的元宇宙办公楼,这些都是企业3D化自我展示的窗口。Mediahub在元宇宙上搭建的办公楼里,一楼的作用就是向参观者介绍公司、阐明公司的使命。
图片来源@Courtesy of Mediahub

图片来源@Courtesy of Mediahub

当Mediahub在元宇宙的建筑地价上涨,该公司也可以将自己搭建的建筑再租赁给其它企业,作为二房东从而获取租金。

正如《科创板日报》报道,元宇宙的地产价格是建立在不断壮大的预期之上,一旦没有新玩家入场“击鼓传花”连续交易,那么投资者手中“虚拟房产”的价值,可能变得一文不值。可谓线上地产的交易逻辑与价值逻辑,和线下相当。

元宇宙办公建筑的第二个商业模式,同样与线下的、还有互联网早期时代的高度一致,就是因为注意力原理而构建的流量逻辑。

在线下广告盛行的年代,公交和地铁站牌、高速公路广告牌等抢占着用户的心智;二十年前开始,banner在网页上高价投放,就是元宇宙目前初步打造的商业广告投放模式的二维版。

Mediahub的高层埃德蒙兹此前在接受公开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在与一些艺术家展开合作,打算将艺术品设置在元宇宙的办公室中,帮他们完成首次的NFT投放。

未来,元宇宙办公被认为在商业展示、多维广告和产品销售方面还存在着多方面的功能:车企可以在孪生的虚拟办公空间展示新款车型、家居企业展示新款家具、以及让用户更深入地、多感官地体验最新产品。

“比如,未来入驻到我们平台的电影运营公司CGV,我们除了会租赁他们办公楼层,还会帮他们搭建虚拟影院,可以供用户在虚拟影院中消费CGV电影库中的产品。这种对于用户来说的沉浸式体验,就是助力一些体验型产品销售的一个典型功能。”花动科技的姜民求表示。

当然,值得警惕的是,当下,元宇宙虚拟地产可能被赋予了过高的金融价值。

元宇宙办公效率的提升,也需要线上更多创新性的场景设计,更多打破信息孤岛的开放式应用,还有不可或缺的底层技术支撑。

但可以预见的是,在不久的将来,随着VR、AR等硬件的进一步普及,更沉浸式、趣味性的元宇宙办公场景可以在不同终端上实现,“弱社交”的价值潜能会被进一步释放出来,并且元宇宙的CBD世界,会随着更多企业的入驻有着更广阔的商业空间。(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陶淘,编辑/李小年)

参考资料:

“What’s remote work like in the metaverse? These companies are building the tools to make it possible”,Euronews;

《元宇宙兴起“租赁业务”,这家公司两天时间建成办公楼》,Sheryl Estrada,财富。

评论
暂无任何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