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咖元宇宙:上泡咖,玩懂元宇宙! (Paoka.com)

元宇宙的终极形态:无限游戏

泡咖精选 · 2022年02月11日

在电影《头号玩家》里寻找第三把钥匙的游戏关卡中,反派 IOI 公司派出一大队人去打这个小游戏,但是都过不了关,一个个失败者都掉进了冰洞里,最后一个玩家即使通关了也还是掉进了冰洞。

主人公韦德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游戏设计者哈利迪的用心所在:真正的游戏应该是没有终局的,通关并不重要,过程与体验才是最重要的。他终于找到老爷子的彩蛋,而这枚彩蛋致敬的是人类第一款藏有彩蛋的小游戏《冒险》,极其简陋的界面却让童年时的哈利迪终日沉迷,不为通关,只为找到创作者的彩蛋,这是小哈利迪与游戏创作者的灵魂交流,也是韦德与老哈利迪的跨时空交流。韦德继承了哈利迪的游戏精神,得到了第三把钥匙,这是一把开启无限游戏的钥匙。

理想的元宇宙似乎就是詹姆斯·卡斯所预言的无限游戏。万向区块链董事长肖风认为,元宇宙的治理结构是分布式、去中心、自组织的,加入元宇宙是无须许可的,沉浸在元宇宙中是自由自在的,元宇宙制定规则依靠的是共识,遵守规则依靠的是自治。它的经济模式是“利益相关者制度”,价值共创者就是利益共享者,没有股东、高管、员工之分,这是一个所有参与者“共建、共创、共治、共享”的无限游戏。

无限游戏与有限游戏

有限游戏的目的在于赢得胜利,无限游戏没有永远的赢家,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有限游戏具有一个确定的开始与结束,无限游戏没有明确的开始与结束。奥林匹克运动是最典型的有限游戏,它的目的就是要赢。最典型的无限游戏就是生命本身,生命的意义在于延续。

有限游戏是在边界(平台)内玩,无限游戏没有边界,不受限于链与平台。有限游戏的规则是确保游戏会结束,无限游戏的规则是确保游戏不会结束。

有限游戏是由消费者驱动,用户即消费者,平台为用户提供消费品(金币、皮肤与道具)。无限游戏由创造者驱动,用户是消费者,更是创造者。用户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同时也为游戏提供素材、作品与工具。

有限游戏是孤岛式的,每个游戏都有各自的世界观,世界观相互独立,且一成不变。无限游戏是宇宙式的,所有的游戏遵循同一个世界观,而且世界观是开放的和可以演变的。有限游戏是剧本式的,可以彩排与预演,玩家总是能复制通关路线。无限游戏是传奇式的,无法彩排和预演,对未来保持开放,会避开任何预设结果。在剧本中,一个人扮演英雄的角色;在传奇中,一个人选择成为英雄。

有限游戏是中心化的,游戏平台拥有绝对权威,它不仅可以制定 游戏规则还可以随时修改游戏规则。用户除了消费和发出无关痛痒的抱怨外,别无权利。无限游戏不具有中心,游戏规则编码在智能合约之上,不可任意修改。

有限游戏可能因为运营不善而关闭,无限游戏因为区块链技术而无法被关闭,也无法被停机。智能合约发布后无限游戏无须运营主体,所以也就没有被关闭的可能性。无限游戏可能会因热度消散而被人遗忘,但这不是关闭,将来还可能因为某种契机而死灰复燃。有限游戏需要存档,否则玩家的游戏经历可能会因关服而永远消失,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无限游戏无须存档,因为至少有部分重要记录可以被保存在链上,比如交易、转账、生育记录等,更重要的是你的资产(角色、金币、皮肤、道具)永不丢失。

有限游戏的账户表面上属于用户,本质上却属于平台。在理论上,平台拥有用户的一切资料。无限游戏的账户(私钥)属于用户, 用户拥有对账户和资产的绝对专属权。绝对专属权有两层含义:一是账户属于用户,二是账户只属于用户。前者意味着该账户无法被收回、删除、冻结,后者意味着该账户不可交易、转让、租用或借用,私钥是一串可复制的信息,理论上是无法被转让的,因为转让者始终可以保留该私钥的副本。

有限游戏中的生与死是数据的状态,是数据的写入与擦除,而且写入与擦除的动作是可以无限重复的。无限游戏中的生与死意味着私钥的拥有或丢失,无限游戏中的死亡并不是真正的死去,因为私钥是一串字符,它是永生的,只是它的拥有者因为遗忘或死亡,而永远地失去了与它的联系。

有限游戏的经济系统和游戏规则具有封闭性,A 游戏的生产资料 (金币、皮肤与道具)和规则不可用于 B 游戏。无限游戏的经济系统与游戏规则具有开放性,生产资料可以像乐高一样自由搭配。

有限游戏的生产资料是可互换的,因为这些只是数据库里的数据。数字世界中的一切资产皆具有可复制性,这意味着数据库里同一 字段所记录的两种生产资料,在本质上是无法被区分的。有限游戏中的两个同一类型的道具是完全一样的,可互换的。无限游戏中的生产资料可被设计为不可互换的非同质化资产,就跟现实世界中的树叶一样,天底下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

有限游戏主义者与无限游戏主义者有着非常鲜明的对比,他们就像是太阳神阿波罗与酒神狄奥尼索斯。有限游戏中的主体是古典人类,是苏格拉底式的,注重理性,生活按照大型剧本井然有序地开展,有强烈的目的性、终局性、因果性;无限游戏中的主体是后人类,是西西弗斯式的,具有不可预测性,注重生命的原始创造力,用 无尽的斗争与反叛的精神去对抗虚无。

区块链为元宇宙注入无限性

1. 无法被强制关闭

有限游戏是由一家游戏公司或多家游戏公司以中心化方式运营的,可能随时面临因公司破产或经营不善而被关闭的问题,如九城运营的《魔兽世界》、光荣公司的《三国志 Online》、韩国 NEXON 公司与美国 Valve 公司共同制作的射击游戏《反恐精英 Online 2》等,都曾红极一时,但最终因种种原因而关服停机。

而区块链游戏的无限性、不可停机性主要包括两种类型。一种是纯链上游戏,所有的游戏操作都是以链上智能合约的方式运行的,那么,它就具有与公链一致的永续性、不可停机性。任何中心化的权威机构,甚至连游戏的创造者,都无法强行关闭游戏,比如关闭加密猫的难度与关闭以太坊的难度是一样的。另一种是半链上游戏,只是将生产资料(英雄、道具)、世界规则(生育、铸造、化学反应)等关键要素上链,那些高频次的交互行为仍由游戏开发商的中心化服务器 运行,比如攻击、闪躲、行动等动作。此类游戏的无限性主要表现在生产资料与世界规则的永续性和不可停机性,即使游戏运营方被迫倒闭、关服,玩家的虚拟商品也并不会因此而消失,他们仍然可以转战 其他支持这些虚拟商品的游戏。而且,由于生产资料与世界规则是在链上运行的,所以他们在钱包里就能完成生产资料的交易、权利转让,甚至是铸造武器装备等娱乐行为。

2. 开放性与跨平台性

腾讯生态的 QQ 系列产品就是一个典型的封闭系统:QQ 号是唯一的数字身份、QQ 秀就像如今被热炒的 NFT,QQ 空间是社交平台,甚至还有内部系统通用货币——Q 币,可以用于腾讯生态内任何产品的交易,但是并不能应用于其他平台与游戏,更不能应用于现实世 界。无限游戏的经济系统与游戏规则具有开放性,生产资料可以像乐高一样自由搭配,比如 A 游戏的金币、皮肤与道具可以应用于 B 游 戏。

在元宇宙游戏《堡垒之夜》中,你可以看到蝙蝠侠和星球大战,即使它们隶属于不同的版权阵营。更重要的是,无限游戏的经济系统可能是与现实世界相通的,正如你在电影《头号玩家》中所看到的那样,你可以在绿洲中打工赚钱,并用所得财产在现实世界进行购买。 反之亦然,真实世界的货币也可在元宇宙中流通,用于购买虚拟的道具和资产。

3. 真实所有权

在有限游戏的框架下,人们永远无法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元宇宙资产。互联网巨头一直试图将用户的数字资产牢牢掌控在手中。随着 元宇宙赋予用户越来越强烈的自主所有权意识,当人们开始勇敢捍卫自己在互联网上所取得的一切数字资产和数字账户时,却发现腾讯已经禁止了用户对 QQ 号的赠予、借用、租用、转让、售卖等经济行为,若有违反甚至会被腾讯诉诸法律。这是多么滑稽的事情,辛辛苦苦经营了许久的 QQ 资产,到最后被告知这不属于你,而属于腾讯。几乎所有的互联网产品服务都是如此,用户明明真金白银购买了 Steam 上的一款游戏,却被告知其并不享有游戏的所有权,仅有使用权,Steam 可以随时收回。2004 年,网易针对旗下网游《精灵》的作 弊行为,一次性删除了 10 万个玩家账户,一时间在游戏界引起轩然大波。网易上海分公司和广州总公司的投诉电话被打爆,两地消费者协会、工商执法等有关部门被惊动,一些游戏玩家选择用法律武器来 捍卫自己的权益。这是互联网时代发展的共性,是过度商业化对民众自主权益意识的压制,但当数据权益和数字资产变得越来越重要和有 价值时,民众也一定会有觉醒的那一刻。

只有在无限游戏中,你的虚拟资产才真正属于你,并可在现实世界中产生价值。数据和存储基于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确保了每个人的数据主权。任何人都无法肆意删改你账户里的内容,除了你自己。元宇宙游戏 Decentraland 是一个真正由用户拥有的虚拟世界,其中所有虚拟土地以及虚拟土地上的建筑物都由所有者持有。安装小狐狸钱包扩展程序后,用户可以在标准网页浏览器中使用加密货币和 NFT 功能,还可以买卖房产、创建美术馆、出售虚拟艺术品、建造游戏世界。

4. 基于 DAO 的经济与治理体系

有限游戏的游戏系统具有垄断性,游戏公司拥有所有权,用户并不能未经许可在游戏的经济系统内获取真实世界的经济收益。游戏公司通过对经济系统的管制来收“税”,这正是当今游戏巨头所热衷的平台经济:由运营商统治一切的经济系统,外卖、网购、看房、做直播、找工作,在其中你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在足额缴纳了“平台税”的情况下。无限游戏的经济系统不具有垄断性,由全新的组织形式 DAO 取代大公司对产品的统治,股东和董事会不再是产品的最终服务对象,由生态贡献者组成的社区将真正控制生态。由通证取代游戏币赋予每个人资产平权,运营方不再垄断内部经济系统,所有人共享一个开放的经济系统。在电影《头号玩家》里,韦德最终破译了哈利迪留下的三把钥匙,获得了绿洲的继承权,签完协议就能接手绿洲 成为新的世界首富,但是他拒绝了,他选择与好友一起管理绿洲,实现去中心化的社区自治。

柏拉图说:“只有死者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人类社会很容易停滞在结束了的有限游戏中,或被囚禁在有限游戏中而不自知。如果把人类社会的发展视为有限游戏,那么大国竞争必然导致“修昔底德陷阱”。如果从无限游戏的视角出发, 人类将会成为命运共同体,拥有更广阔的未来。

书名:《元宇宙:通往无限游戏之路》作者:长铗著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作者简介

长铗,科幻作家,巴比特创始人,区块链研究者,区块链“不可能三角”理论提出者。出版有国内第一本比特币著作《比特币:一个真实而虚幻的金融世界》(中信出版社)、《区块链:从数字货币到信用社会》(中信出版社),以及科幻小说集《星际掠食》(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等,曾获2006年、2007年、2008年中国科幻小说最高奖“银河奖”。

刘秋杉,Bytom首席研究员,参与多项 IEEE 区块链标准工作;曾供职于 IBM、众安等公司的早期区块链部门。

评论
暂无任何评价